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金经理

施建军的山河岁月:从期货到私募,百战归来仍少年

时间:2019-06-19 00:13    来源: 《中国期货》  

摘要: 在期货圈,有若干领军人物,对他们的采访,犹如打开一段色彩斑斓的历史,又像打开百宝箱,如何做期货、做期货公司、做人做事,他们都有自己独到的人生体悟,这里发一篇施总的山河岁月。施建军,现任敦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2017年以前,他的名字基本和永安期货划等号。他带领永安期货稳扎稳打,十余年间从无至有,从小至大,一手将浙江省经济协作公司下属的一个期货部门,打造为全国期货行业的龙头企业。

 

盘点期货江湖的“琅琊榜”,张拥军、肖国平、陈向明、俞培斌 ......个个都是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们都曾在永安期货工作过,自立门户后,化鱼成龙。他们都有一个曾经共同的老大,施建军。

施建军,现任敦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2017年以前,他的名字基本和永安期货划等号。他带领永安期货稳扎稳打,十余年间从无至有,从小至大,一手将浙江省经济协作公司下属的一个期货部门,打造为全国期货行业的龙头企业。在施建军离开永安的时候,永安期货仅保证金就有220亿,可以说,在全球都是最大的期货公司之一。

2017年4月19日,作为期货业标杆人物,施建军加盟敦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战私募,引起业界巨震。敦和资管是国内现有已登记备案中的,资产管理规模近二百亿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如今,他的名字和“敦和”一起闪光。2019年4月18日,在施建军加盟敦和两周年前夕,笔者在风景如画的西子湖畔采访了他,听他讲述山河岁月。

 

 “四千精神”塑造人生底色 

1994年,电影《阿甘正传》励志了世界。

 这一年,是邓小平南巡后的第2年,解放思想,加大改革的春风,让整个国家洋溢着敢想敢干的热情。国务院提出,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加快财税、金融、外贸、外汇体制改革。


 这一年,施建军就职于浙江省经济协作公司。从杭州大学毕业后的第5年,他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重大节点。

“小施,让你独当一面去开疆拓土。信用社、典当行、期货,这三个你挑一个。”施建军的师傅,也是当时的领导,笑咪咪的看着眼前这个小伙子。28岁的施建军,精力旺盛,好学好胜,是个干事业的好苗子。


 彼时,我国期货市场刚发轫2年,作为新生事物吸引着各路猛将,期货公司四处开花。市场流传着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半年赚7个亿的神话。但是期货公司到底什么样?在普通人眼里,还是一团神秘。“期货没人懂,我就选期货吧。”喜欢挑战自己的施建军,选择了期货,从此与期货结缘。


 金庸曾借助小说中一代宗师独孤求败之口,阐述了人生几个阶段的精义。三十岁之前,凌厉刚猛,一心求胜;四十岁前,重剑无锋,横行天下;四十岁之后,不滞于物,无剑胜有剑。施建军的人生轨迹调性颇似。

 浙江省经济协作公司,是浙江省人民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下面的一个公司。浙江省缺煤、少铁、无油。计划经济年代,浙江专门成立这个公司,在计划外一块,专门搞油、钢铁、煤炭等大宗商品贸易。这个背景,放在当时全国看,并不算财大气粗。

 然而,对于胸怀大志的人来说,出身从来都不是羁绊。

 1994年5月,施建军任浙江省经济协作公司期货部经理。一年之后,任浙江省金安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他敢打敢拼,遇神杀神。不过,很快,他学到了期货市场第一课,也是最重要的一课:爆仓。1997年,这个名为金安的期货公司,卒。

 “很快公司又成立了永安期货。叫永安,就是永远安全、永远平安的意思。”施建军回忆,从此风险意识牢牢烙在了他心里。

               

 “他生气起来,真会拍桌子骂人。”施建军方方的国字脸、有着两条酷似朱镕基眉毛的竖眉毛,给人第一印象是霸气严厉。

 “向他汇报工作,他不会听你那些虚头巴脑的,会毫不留情直指你最想隐藏的薄弱之处。”一位曾经的下属这样说。

 业内有一说:房地产行业有“任大炮”,期货行业有“施大炮”。冷峻而直言不讳,施建军还有着敢于“放炮”为行业疾声高呼的形象。但是,走近施建军,你会发现他面冷心热,亦是性情中人。


有一次,施建军落泪了。

那是1998年,绿豆期货闹“神迹”的前夜。杭州一家粮食期货的客户,因为做绿豆期货亏钱了,和期货公司打了起来。客户想转到永安期货来。于是有下属来请示。这个村子家家户户做绿豆现货。但是农民客户并不大,少的只是5万、10万,最多是村长,也许有100万。不过如果村长做了期货,下面都会跟。这帮农民,字都不会写,只会写自己的名字,这样的客户要不要?

施建军想了想,说:“我们是开饭店的,人家来吃饭,不让他来吃饭这肯定不行。不过,我们到他们那里去看一下,实地走访一下。”


来到村里,每一家都转一转。户户三层楼,最下一层都储存绿豆。这一圈走下来,和村民喝酒交朋友,开始聊天。村民告诉施建军他们,村里不产绿豆,都是从东北收购来的。“他就开始讲他们的绿豆的起源,我一听,我的眼泪要掉下来了!”施建军回忆。

原来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村民爷爷那一代,自留地没有了,只能屋前屋后种一点绿豆,偷偷把它发成绿豆芽,凌晨徒步3、4个小时,拎到杭州城里卖,早上7点卖完又走回来,挣点可怜的生活。改革开放之后,有自留地了,但绿豆芽不够卖,就转到无锡的集贸市场搞绿豆批发,还不够,村民和父亲一辈就坐火车去东北收绿豆。就这样从东北买来,卖到厦门、广东,还出口。“你们村的绿豆经营史,就是我们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你们应该叫中国绿豆经营第一村。”施建军激动了,农民开始从现货做到期货,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新闻。他联系了期货日报来报道,报纸头版头条报道《九堡中国绿豆经营第一村》,并配上了村民们的大幅照片。

村子轰动了,农民们感激不尽,都成了永安客户。


“这件事给我几点启示,第一,做期货就是服务业,你不要小瞧哪个客户,你要理解客户、了解客户,站在客户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第二,你做生意,不能光看你这点生意,你要和大局联系起来,你从大局看这个生意,感觉就完全不一样。农民觉得他自己也很伟大,国家发展和他有关系,有了改革开放,这一代都能做上期货了,你不感恩党?”

时隔20年,说起当年这件小事,施建军还是兴致勃勃。他笑起来,大嘴一咧,透着一股子由衷的高兴。


一位同行曾评论,施建军这个人,啥事在他手里弄着弄着,就搞出情怀来了。

如今,做敦和资管,又搞出了一个“基金小镇”。杭州玉皇山下,驰名全国的“基金小镇”,入驻了两千多家基金公司,资本大鳄纷至沓来,敦和资管是其中的“领头羊”。而它的发轫正是敦和贡献的一个点子。2015年,在一次行业会议上,敦和创始人叶庆均和施建军向省领导介绍了美国格林威治基金小镇,建言打造“中国版格林威治小镇”,很快梦想落地。敦和与基金小镇配合,成立了浙江玉皇山南对冲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基金小镇的招商平台。平台主要聚焦在引进海外优秀人才回国创业,对他们进行股权投资,其中包括大宗商品、期货、高频交易等。站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浙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敦和又搞出了情怀。


情怀是什么呢?就是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就是大局观。正因如此,施建军代表行业提的建议,往往监管层听得进去。

生意成功的细节,无法言说。拳出迷踪,变化万千,但是一切皆有来路可寻。施建军告诉记者,这么多年,他一直记得职业生涯的起点,浙江省经济协作公司的“四千精神”:走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吃尽千辛万苦。

走遍千山万水,就是到一线去,了解客户,在自己赚钱的同时,想尽一切办法让合作对象也赚钱;道尽千言万语,体现“嘴功”,善于说服对方和推销自己;想尽千方百计,开拓创新,长袖善舞;历经千辛万苦,做生意总要吃苦,但要明白吃苦是为了什么,不能重复单一地吃苦。要善于总结归纳,进行升华,境界格局就会提高。“无论走多远,我都记得四千精神。”施建军动了一下眉毛,眼里有光。


“四千精神”后来被总结为浙商精神。有人说,山清水秀的江浙,赋予了浙江人一些特点:糅合了南方人的细腻和北方人的豪爽,有注重现实的一面,也有形而上的一面,性格有虚有实、有阴有阳、有温柔有激烈,具有综合之美。对于施建军,此言不虚。

 

创新与育才的“施式理论”

每个行业,大家都不愿意成为先烈,先烈虽有开辟之功,一世之名,却往往中道早夭。但是,若面对机会迟迟不敢下手,往往又坐失良机,天下几近瓜分豆剖。既能处于领先地位,又不至于过早遇挫者,是为创新大家。 

施建军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敢于创新,会创新。

“期货公司的风险管理业务,最开始就是永安期货创新试水做起来,后来被证监会认可,搞行业试点。可以说,施建军是风险管理业务的奠基人。”有同行这样评价。但有人不以为然:永安期货的优势,就是善于打“擦边球”。

谨慎创新,既要澎湃的海水,又要熊熊的火焰。至于创新之源,施建军说,“我就秉持一条,市场意识,这是深入到血液里的。”

传统期货经纪业务是一个通道,即便客户亏了,期货公司也赚手续费。“这没有什么意思。客户不懂,你教他,他也不一定听你的。当时就想客户亏了钱,我们心态也不好,我们怎么给他挣一点钱?应该用什么方法帮他,就是这么朴素的一个想法。”1997年,几乎是永安诞生的同期,施建军就在公司成立了研发部。一直以来,出类拔萃的投研能力成为永安的“核武器”之一。


君子不器。施建军是一个思维开放、超前的人。逐渐地,他开始深度思考期货公司到底应该怎么做才有生命力?“谁说期货公司就一定是这样的?”

他开始研究台湾的期货公司,美国的期货公司。“经纪基础业务,当然要有人去交易执行、清算风控,但是这个东西创造的价值,随着计算机的发展越来越容易了。那结合中国特色,期货业怎么搞?我感觉到有两条发展方向,一条就是私募。没想到后来中国还真弄出私募来,看来不光是我们期货有需求,股票也有这个需求。第二个就是风险管理。期货的本质就是风险管理。期货公司如何管理客户的风险,光给人家搞咨询,好像和客户利益联系不紧密。是否可以用共赢概念,共同做......还是出于一个朴素的道理,怎么为客户创造价值?如何找到行业发展机制的基本经济逻辑?就这样,我提出来要成立风险子公司。”


 真正的潇洒,不在于狂飙突进,而在于进退自如。也许是因为永安是国企背景,施建军深谙创新的“度”。2012年底,施建军应邀访问Jefferies。他为中国期货公司业务类型单一、同质化竞争严重担忧,提到了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的概念,表示要游说中国监管机构开放这一类丰富期货公司收入来源、并能服务实体经济的新业务。

 对面的老外,听得云里雾里、不以为然。“不过一年多之后,全国就开办了十几家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两三年之后,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如火如荼。”一位亲历者回忆说,施建军办成了。

 “施总在永安的时候,提出一切为客户,只要客户好,我们才是真的好。”一个老员工这样回忆,施建军最常说的口头禅就是经济逻辑。找到行业发展的经济逻辑,大概就是施建军搞创新的出发点和归宿点。


 一切为客户理念,体现在管理公司绩效上,就是业务团队带进客户的数量乃至手续费收入都不是唯一的业绩考核做法,另一个重要的指标是永安的客户有多少是盈利的、不是盈利的总量而是盈利客户的比例。想法设法让每一个客户赚钱的宗旨,让永安期货在业界所向披靡。

 “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是柳传志总结的掌门人三大任务。在业内人看来,永安期货的神奇还在于,施建军当年提出,把员工培养成客户。施建军时代的永安,员工做成客户,客户做成大佬,不是个例,而是一片森林;永安分析师,无论个人素质如何,进了永安,基本个个突飞猛进。


 “施总爱才,对培养人也有一套。”同行这么评价。施建军自己说,人才培养要提前布局。金融行业核心资产就是人。

 从国际上看,我国金融业和发达国家相比,差距比较大。金融业要高质量发展,强大的、源源不断的人才支撑是一个核心要素。目前,我国金融人才缺口很大。以金融业最发达的上海为例,2018年上海金融从业人员超过36万,仅占全市就业人员总数的3%,而中国香港、新加坡占到5%,纽约是10%和伦敦是25%。

 作为行业领军人物,施建军敏锐看到了人才问题的重要。爱惜人才,培养人才,贯穿了他整个职业生涯,也带到了敦和。

 “我来敦和的时候,公司总共只有70多个人。我这两年进了50多个人,都是90后。人才1年看不出来,3年到5年就看出来了。研究生毕业26岁,干5年30岁正当年,那个时候能够成为骨干。”

 施建军说,人才培养,第一要有好老师。有句话讲,大学是大师的大学,不是大楼的大学。“领头人很重要,领头人歪掉,下面全歪掉,这个是我这么多年钱花出来的教训。”

   第二,3+1理论。“3”是一个框、一个库,一个圈。“1”是一个理。“一个框”指建立研究框架;“一个库”是建立数据库;“一个圈”,指建立专业圈,分析师要建立自己的学术圈、所研究品种的上下游产业圈、同行投资圈。最后,还要用管理的“理”,把“框”与“库”、“圈”打通。这是永安培养期货分析师的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


   再来看“施建军牌”招人办法:先到大学里去办班。办一个50人的研发班,集中学习一个月,结课后分头到永安研究部实习。50个人里面可能挑出来20个,再实习半年到一年,20个人里面再挑10个人,然后再考核是否转正。“可能10个留下7个,他们在工作后被淘汰的概率,就相对比较小了。人的生产流程和管理,和投资一样,也是一门科学,都是有逻辑关系的。你想我50个人筛选出7个,你说我成本大不大?这7个人单位成本是大的,但是我后面的流失率小了,成功概率大了。算算这个帐。此外,还有附加的社会责任等溢出价值。”


 搞个招聘,都要讲究门道,这就是施建军的风格,凡事讲究方法。他说,“比人家多思考一点,多想一点。不懂不要紧,书上人家都写了,西方招聘的书很多。我买书就像女人买衣服一样。当我对一个问题想不通的时候,思维框架都没有的时候,我就拿书看,加上自己的体会,再比较另外一本书怎么写,就像女人买衣服比一下合身不合身,再加上自己的想象,大差不差的。然后再听听别人的意见,胜算的概率相对就大了。”


 纵横江湖数十年,施建军说:“我没有敌人。”

 在施建军眼里,职业底线的事情不能碰。除此之外,个性问题都宽容待之。“我不会把人往坏处想,搞来搞去不搞人。”施建军说,“这也是经济协作公司的传统。我经常讲的口头禅,就是善待客户、善待员工、与人为善。”

 在职业生涯起步阶段,施建军遇到两位好领导。一个领导是和风细雨风格。“一个电话记录,一共可能只有50个字,他一改变成100字,面目全非了,你心里有数的。但是他表扬你,小施,进步了。另一位领导,对人严厉,做事严谨,打破砂锅问到底。我做事偏第二个,但是内心偏第一个,与人为善,善待客户,就是从他那里体会的。”

 “最感激的人,就是老领导,引路人。没有他们培养,靠自己摸索,到什么时候去?”

 善于发现人才、培养人才,是施建军对自己恩师的致敬和传承。他把这个风格也带到了敦和资管。他曾和敦和创始人叶庆均这样交流过:“敦和就是两栋楼。我们要把一亩三分地弄好,这里树都那么大了,都挤死了,容不下了,我们伟大的祖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给他撒出去,在那里变参天大树去。”

 说到这里,施建军点燃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说, “敦和这个公司,就是一个培养人的平台,就是指望人家成功的平台。就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当然我们也不会太差,但行业发展了,壮大了。”

 

 进军私募 百战归来仍少年


 2016年,盛况空前的G20会议在中国杭州举行。世界的聚光灯打上杭州脸庞。杭州一跃成为“新一线”城市,来到世界舞台。

 这一年,施建军的心泛起涟漪,那涟漪越来越大,心海深处生波澜。

 他没有什么爱好,除了看书。年轻的时候,为了写好一个报告,书桌上摆开10本书,不搞到自己满意不睡觉。

 这么多年,那些看过的书像一副云梯,把他送到一般人到达不了的高度,也看到了不一样的顶层风景,造就了他的前瞻和超前眼光。

 私募股权、资产管理,这些资本市场的新焦点,不断在国际资本市场续写传奇。从期货业看出去,他看到一片更广阔的天地......

 31岁执掌永安帅印,20年一手打造了永安期货这块金字招牌,同时自己也成为中国期货市场的领军人物。然而,2017年4月,施建军挥一挥衣袖,离开永安,转战敦和。

 他为何要走?这是许多业内粉丝好奇的一个问题。

 “天花板!他在期货业能做的事都做了,更多的想法,就需要一个更大更宽松的平台去实现。”

 “因为和敦和的关系。敦和创始人叶庆均‘叶大户’和施总关系深厚,招揽了施建军这位帅才,如虎添翼。”......

 人们各种猜测,但有一点都认可,不是为了钱。到了施建军这个层级,钱只是一个数字。

 就在几年前的一个上海夏夜,几个亲近的朋友和施建军喝酒。酒过三巡,有人问,施总何不出来创办公司?以你的才华和感召力,一定可以赚不少钱。施建军淡淡的说:“我对钱没有太大追求,我是要在中国的衍生品市场留下名字的人!”

 语轻言重,豪情万丈。

 其实,施建军转战私募,并不算离开期货,他不过是从期货出发,去登一座更高的山。他隐约感到一种新兴事物在孕育,将给拥抱世界的中国资本市场带来不可思议的嬗变和拓展。他预言,“资本市场改革的核心出路就是大力发展衍生品市场”。

 九派横流,格局未定。一个要留名的人,要亲历其中。

 敦和资管成立于2009年7月,其官网自我介绍称 “是中国本土为数不多的投资领域涉及债券、货币、股票、大宗商品及其衍生品等跨类别资产的私募基金”。目前敦和资产超200亿。

 “我们做小生意。” 施建军却谦虚的说,“我还没有入门。”

 如果说期货公司是授人以渔,那么资管公司就是亲自上手替人打鱼,要给投资者挣钱。

 施建军刚到敦和那会,敦和还只是用自己的钱做自营,而现在已转变成为一个对外服务的全球宏观私募基金,跨度非常大。员工思想、公司战略、投研风格、人才培养、风控体系、技术支撑都完全不一样,公司治理结构等也需要理一理。“没那么快,只能干慢活,3—5年上一个台阶。”施建军的眉毛拧了一下,沉思片刻,笑着说。

   慢有两种。一种是能力不足的慢。施建军显然不是。另一种是追求谋定而后动,精益求精,主动放慢,重点不在“慢”的过程,而在“细”的结果。这种慢,是施建军做事的另一种风格。

   “有的公司是瞎子下河摸鱼,我施建军不摸鱼,我是网鱼,看你摸的多,还是我网的多?我要网鱼,我就要造船,要买网,投入大,但是一旦投入以后,我网起来,你们还在摸,鱼都到我这里就来了。所以经营是要有脑子的,有经济逻辑的。”

 明道、取势、优术、知行,“把好舵,要有经济逻辑。”施建军反复强调。

 NBA传奇主教杰克逊有一句名言:进攻赢得观众,防守赢得总冠军。成为大赢家,活得久还不够,还需要错的少。

 马云曾说,他看100年。 施建军说:“看3到5年我是看得准的。3到5年这个行业会怎么样,你应该做那些准备,哪些是有利的增长点,当老总这个帐要算清。所以我特别重视战略。”

 把握战略,离不开创新业务试错。“要允许试,光纸上谈兵不行。我经常讲,兄弟,这个事情试试看,但是风险看牢,给你500万试,500万以内我的责任,500万以外你们的责任,考核是减掉500万的,讲清楚。”施建军说,今天的利润来自于前两年的储备,今天的利润是前两年工作的反映。所以,要敢于试错,但是也要是有安全垫的试错。

 财上平如水,人中曲似衡。投资既要顺应商业本质,更要洞察人性。马云为什么会成功?“客户需要什么一清二楚,马云对人性的理解,对于员工的理解,对于客户的理解,非常深刻,所以马云的商业版图中商业场景多。马云的本质是导游,懂人性,这个是我自己研究出来。”施建军兴致勃勃地说:“管理,你不懂人性,怎么管呢?管理本质上就是管人。”

 到敦和这两年,做了哪些事?施建军介绍,第一是做了一个公司治理结构的梳理,股权结构、董事会、股东会、监事会,各个界面理清楚;第二个是制度建设,按照私募的要求建起来;第三个,搞薪酬改革,薪酬制度在完善,包括股权激励,分阶段推进。当然还有发产品,发了60、70亿私募产品出来。2018年,敦和收益在私募中名列前茅。

 施建军说,未来敦和要打造三个方面的优势:

 第一个优势是宏观研究的优势。“如果去年30%的仓位你怎么死都不会死的,如果去年70%的仓位,你怎么都死了,今年如果30% 的仓位,你得给客户骂死了,今年70%的仓位你买指数都赚钱。这个要有宏观研究来支撑。”

 第二个优势是多资产,商品、股票、债等各个资产的特点、特性以及相互如何切换,要弄明白。

 第三个,要懂衍生品工具的灵活应用,衍生品工具在风险管理、流动性管理方面的应用。“这是人家没有,人家不弄,敦和的强项。”

 “在您看来,什么是最完美的快乐?”

 “最完美的快乐是晒太阳,脑子不动。”爱动脑的施建军这样回答。

 

转自《中国期货》

分享到:


©2011-2019 期投网 版权所有 广州无量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6103419号-1   技术支持:一族网络

公安备案号:44060702000019

服务QQ:821456985    电话:13802435099

提示: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理性投资,风险自担。


期投网公众微信号:期研社

扫描二维码添加期投网公微(cnqhtz),我们将每日为您提供专业及时、有价值的信息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