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投资资讯

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在投资上赚过大钱?

时间:2018-04-28 16:28    来源:投资聚义厅   

今天我们想探讨的是一个许多人都有的困惑:为什么我学了许多东西,却依然做不好投资?要回答这个问题,可以先试着探讨一下这个问题的反面。是不是学了许多东西,就能做好投资?

在我们看来,想在投资这条路上成就一番大业,归纳起来四个要素:势、能、命、运。

炒股的人最爱说的就是看大势。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真正的大势不是上证指数的K线,而是那种无可阻挡的,将每个人裹挟着卷去未知将来的力量。

有个著名的分析师留下了一句名言:人生发财靠康波。

一个时代先天的参数设定,就是【势】。

蓬勃向上的黄金时代,本身就提供了无限的可能:二战后的美国,1970-1980年代的日本,1980-1990年代的香港,1990-2010年代的中国大陆。

巴菲特是1930年出生的,如果他早生20年,大萧条就会彻底改变他的人生。如果早生10年,则可能要被送去太平洋战场跟日本人拼刺刀。

杰克马如果早出生30年,空有一身本事,也搞不出一个阿里巴巴来。

历史会记录下很多人,但其中大部分人建下的丰功伟业,都是来自时代所赋予的基础。

这其中只有极少极少的一部分人,能够做到【逆天改势】,我们称之为创造和改变历史的英雄。

而在投资领域不存在这种级别的英雄,所有人只能被动的接受“势”。

子宫彩票,刮到什么是什么。

说到先天因素,家庭的资源被浓重的拼爹氛围过度放大了。

在势这个维度上,时代>国度>家庭。

假如有一个小帅哥,出生在上海。父亲是上海著名企业家,母亲是政府高官的女儿。

他睁开眼的第一天,就住在淮海路商圈的别墅里,家里有3个司机5个保姆围着他转。

等他长大了,会有家族企业和内环的几十套房子等着他继承。

这个势,嗲伐?

嗲额嗲额,白马王子啊,霸道总裁啊。

想要上门订娃娃亲的阿姨粉已经从淮海路排到长乐路。

但是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小孩出生在1948年的上海呢?

还嗲伐?

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都看过了吧?

如果一场赛车比赛是往后开才能赢的,那你出发时排在第一其实就是排在最后。

人呐,家庭带来的小势固然有点影响,但主要是考虑历史的进程。

我们中国人的勤奋程度,一向是冠绝世界的。

从小用功读书拼命复习,奥数英语周末不停,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上了大学拼绩点、拼实习、拼直研、拼出国。

工作以后依然如此,焦虑的小白领挤个地铁还要在知乎和得到上听讲座。

然而和二级圈的勤奋学习相比,这还是差远了好么。

各种报告邮件电话会议专家访谈的信息量,远比得到上那点东西要多。

况且二级狗也会上得到啊。

我们无比勤奋学习的知识和技巧,都是【能】。

一种是偏硬的知识类型,天文地理、历史商业、数学科学,乃至做PPT、建模、编程、预测报表、创新药估值,等等。

一种是偏软的经验类型,怎么与同事协作、怎么与朋友社交、怎么积累行业人脉、上市公司老板说话可不可信、董秘搞不搞得定,乃至于怎么提问、怎么喝酒、谁来买单,等等。

归结起来,就是knowledge+skill。

我们依赖这种【能】,进行信息的搜集处理,进而对未来事件进行判断和评估。

足够的【能】是一种职业上的【下限】,能让你迈入这个专业门槛。

但是从门槛走到冠军领奖台的路,还很长很长。

在汉语的语境里,命有很多种含义。

生在50年代,从小碰上饥荒,青年时代又去插队落户,这叫命不好。

生在贫穷大山里,小小年纪就要背井离乡出来打工,这叫命不好。

喜欢帅哥小鲜肉,结果对方是个渣男,家暴+出轨,也叫命不好。

买st股票结果重组失败,全副身家跌掉一半,还是叫命不好。

很多使用到【命】的语境,在我们的框架里其实是【势】【能】【运】的问题。

我们对命的定义,是驱动一个人行为模式的底层代码。

翻译成英文不是Life不是birth也不是fortune。

而是类似于character.

很多人会以为,那些在投资上取得非常优秀成绩的人,是懂得更多的人。

他们如此重仓,一定是有更独辟蹊径的观点,更不为人知的消息。

而我做的不够好,是因为懂得没人家多。

于是只能加紧学习恶补:连看煤炭股的都要去研究区块链。

这种想法,是非常幼稚的。

按照这种想法,最强大脑的冠军才应该是世界首富。

地上掉了一张五块钱一张十块钱,十比五大,我选择捡十块钱。

这种选择,确实纯粹由知识来驱动。能选错说明幼儿园都没上过。

然而这个世上大部分的选择,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更多的时候,我们面临的是带有概率分布的选择。

比如一堆钱是100万,另一堆钱有50%的概率是1000万有50%的概率是0元。

这个时候怎么选,人和人的差异就体现出来了。

会有很多人选100万的。

我一直觉得,效用(Utility)这个概念,是经济学中一个非常伟大的发明。

用经济学的话语来说,一个人的【效用函数】,就是这个人的【命】。

性格、志向、野心、胆量、魄力、忍耐力、气度、格局,都在这效用函数里了。

这跟【能】无关。

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会碰到一些让你事后唏嘘不已懊悔不已的时刻。

明明知道有些话去说了,有些事去做了,结果应该会更好。

可却偏偏该说的没说,该做的没做。

但其实这些时刻,哪怕再给你来一次,你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在你的效用函数里,有另一些事情比这个结果权重更高。

好的结果人人都想要,但一旦要付出代价的话,许多人就没有那么想要了。

现实生活中,人的价值观其实是非常多元的,需要在非常多的维度上作取舍,进行效用比较。

忠与孝、家与国、生与义、金钱和爱情、鱼和熊掌、小杨生煎还是兰州拉面……

正如我们尊重价值观的多元化,我们也认为【命】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

并不能说能赚钱的命,就是好的命。

但经济学出于模型的简洁需要,是无法在如此多的维度上刻画效用函数曲线的。

因此在经济学的模型中,效用函数经常表现为财富这个单变量与效用的关系。

鉴于本文讨论的是投资问题,所以也只能采取这种比较方式。

 

在教科书的经典定义里,大部分人的这条效用函数都是边际效用递减的凹函数。

假设小明的财富值在C点,往前进到B点增加的效用值不多,往后退到同等距离A点减少的效用值却很多。这就叫风险厌恶型。

翻译过来就是:掉到A会让我很痛苦。于是,不要回到A对我来说很重要。

 

然而另一种人的效用函数,是边际效用递增的凸函数。

以C点为出发点,往前进到B点增加的效用值很大,要大于往后退到同等距离A点减少的效用值。这就叫风险偏好型。

翻译过来的内心戏就是:不发财会让我很痛苦。得到B对我来说很重要,相对而言我不那么care会不会掉到A。

这两种不同的效用函数,决定了在面对同样一个分布认知的时候,不同的人会如何下注。

正常人的效用函数,应该是这两种函数的结合。

在财富量级比较低的时候,往往会呈现出明显风险偏好的特征:一把梭、满仓冲、就是干。

投入资本相对自己工资所得不多的时候,这样搞是没关系的。

有时候甚至应该鼓励一下:年轻人来一些这样的体验,有时候会成长的更快。

但到了某个点上,事情突然就起了变化。

好比你1万块满仓吃一个跌停,账面少1千块,对很多人来说没关系的,也就是一顿饭的钱;

10万块满仓吃一个跌停,账面少1万块,就当搓了一晚麻将输的钱,也OK的;

100万如果满仓吃一个跌停,账面少10万块,许多人就开始抖豁睡不着觉了,键盘搓衣板要跪起来了;

那么1000万吃个跌停呢?

1亿呢?

10亿呢?

……

在效用函数曲线上,总会存在一个X点,过了这个点你就犯怂了。

从这个X点开始,守住比得到更重要。

那么这个X点,就是每个人命里的格局,X点的位置决定了你是赚多少钱的命。

 

有个笑话,说一个乞丐想象皇帝的生活,说我当了皇帝一定餐餐吃肉包子。

如果用肉包子作为衡量尺度,那100万、1000万、1亿,都是一辈子吃不完的肉包子了。再多的钱对效用也是没有增加的。换句话说,这位乞丐命里的X点,可能也就是几十万块钱。

普通人的命呢?

好比上海的大多数中产,有车有房,事业不上不下,贷款不多不少。上有老下有小,压力蛮大了,岁数不小了。

这个时候你让他去转型、跳槽、创业、投资,就已经很难了。机会不如风险来得重要。

因为人群中的分布,毕竟还是老实本分人居多,守住家里这摊东西,老婆孩子热炕头,可以了。

有时午夜梦回,想想年轻时的豪情壮志,也难免会有不甘。

但转头想想人这一辈子,知足常乐也可以了。

算了,认命了。命里无时莫强求。

大佬的命,则是与众不同的。

1992年,量子基金狙击英镑。

索罗斯的徒弟德鲁克米勒策划了整个战役,他看的很准,赌英国不能加息,且英国只有44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以用来托市。如果联系汇率被打破,英镑会跌15-20%,而如果他们错了,亏0.5%就可以离场。

于是米勒准备建一个30亿美元的头寸。

但索罗斯说,“不,让我们把注加到100亿美元”。

10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量子基金150%的仓位。

一个牛逼基金经理和一个超级投资大鳄之间,就有这种命的差别。

财富到了一定量级以后,单纯再增加财富是不会带来多少效用了。

良田千倾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

那个时候还能再搏命ALLIN,就是为了一些别的东西了。

梦想、信念、责任感、声望、权力、征服、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才是更高阶的驱动力。

大佬命里的X点,都是非常非常靠右的。

这和出生家庭穷或富,没有太必然的关系,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了这点。

生于帝王家,不乏画家和木匠的命。

而贩夫走卒平头百姓里,也能诞生出真龙之命。

【运】是一个必要条件。

用概率论来解释就是:

【势】生成出一个个概率分布的游戏,好的势就如同高分局,天然容易出正期望的分布。

【能】让你尽可能的去认知这些分布,形状如何、期望多少、方差如何;什么游戏是正期望低波动,什么游戏是负期望高波动。

【命】是在给定认知的前提下,人会如何行动,如何下注,如何取舍。

【运】是最后的结果落在分布上的哪个点。

所有我们看到的成功者,头上都顶着幸运光环。

就算生在一个好的【势】里,你刻苦修炼【能】,你还有足够硬的【命】下重注。

但你还是需要运气的。

运,是一个公平而又残酷的要素。

同一时代里,多少人看得更准,赌得更狠,但是时运不济,一把归零成为先烈。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所以即便我们是相信科学的无神论者,即便我们每天勤奋工作认真学习。

我还是要在每天出门前,恭恭敬敬地给关二爷上一支香。

只为心中对随机性的那份敬畏。

我们看到的结果,是势能命运四个要素共同决定的。

在一个相同的【势】里,不同的【能】、【命】、【运】就组合出了不同的结果。

能有高低之分,命有强弱之分,运有好坏之分。

众生畏果,菩萨畏因。

同样的一个牛逼结果,可能是【能高*命强*运好】这个组合,也可能是【能低*命强*运好】的组合。

比如下图的B这个分布,期望挺不错,且波动比较小,小明重仓下去,出现的结果是B1,比预期要低一些,普普通通。

而A这个分布,期望是负的,但是右侧出极值,小强重仓下去,出现的结果是A1,大幅高于期望值

如果是一个运气MAX版的小强,连续这么来上三次,就成了股神。

去花上大量时间对小强的打法进行揣摩学习,是这个以成败论英雄社会的常见焦虑症。

 

能高*命强:运气如果好,那毫无疑问成就一等一的业绩;但如果运气差,那就只能做励志的悲剧英雄了。时不利兮骓不逝,虞兮虞兮奈若何。

能高*命弱:能力虽强但X点来得比较早,功成身退见好就收者居多,适合参谋长和军师这样的辅助型英雄。做投资如果运气不坏,跑赢指数绝对没问题。如果运气不好,也亏不了大钱,做个中产过过小康日子是没问题的。

能低*命强:能力不强,但心比天高不甘平庸,这样的人敢拼敢冲,却经常对负期望收益的游戏下重注,相当于全副身家买彩票。如果运气好中了大奖,就是别人眼中的大佬赌神。如果运气不好,那就是别人眼中的赌鬼,大佬眼中最肥美的韭菜。

能低*命弱:呐,做人最要紧是开心,一家人整整齐齐吃顿饭吼不吼?

要想生活条件富足,【能】是充分条件。只要不是太蠢,靠后天的勤奋和努力是可以做到的。

要想过得开心,对自己要求低一些,【命】里不那么要强就可以。

因为如果从多元化价值观的角度看,命太强也未必是好事。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

如果能力或运气不配合,骄傲和自尊会痛苦地吞噬着人的内心。

但如果想要在投资上有非常大的成就,命强是一个必要条件。

不管有没有上等福,一定要发上等愿。

在我们看来,投资中的强命有两种。

不少大佬是靠刀口舔血、火中取栗起家的。

即便已经亿万身家了,来个强势题材,还是一把满仓融资去干。

看到这样的猛人,我们绝对要翘一个大拇指。

结棍,真额是结棍,模子!

这种勇猛程度,很多普通人是做不到的,这确实是一种很强的命。

然而在我们看来,还有一种更稀缺的强命。

匹夫之勇,会对高波动低期望收益的东西下注,是冲着右侧那些可能的长尾结果去的。

对应的效用函数,翻译过来就是:我很想要,且我现在就要。

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但是那另一种人,在通向X点的过程中,容不得为这样的局而掉血甚至归零。

这种效用函数翻译过来就是:我也很想要,但我现在可以不要,因为我要的东西更多更大。

我以前不知道这叫什么,直到我的一个朋友帆爷告诉我,这在心理学上叫延迟满足。

公元226年,魏帝曹丕驾崩,司马懿成为了辅政大臣。

那年他47岁。然而辅政大臣总共有4个,他只是其中之一,头上还有曹真曹休两个人看着他。如果停留在这一刻,那司马懿的历史地位也就跟同为辅政大臣的陈群一个级别。

长江对面小他4岁的陆逊,在4年前的夷陵之战中以少胜多,大败举国之力来袭的刘备,一战青史留名;

隔壁小他两岁的孔明,3年前也已成了蜀汉实质上的党政军一把手,此刻统领大军深入不毛之地南征孟获,正书写着他的武侯传奇。

仲达啊,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

此后西线战诸葛,龟缩防守,坚壁清野,忍住天下人嘲笑,就是不肯对攻,足足3年终于熬死了孔明。

又过了5年,短命鬼曹睿被他熬死了,终于成为辅政大臣中的1/2了。

面对咄咄逼人但有勇无谋的曹爽,他还是选择韬光养晦避其锋芒,这一熬居然又是10年。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的历史模板将是曹参这样的劳模丞相的时候,谁都想不到个则黄土埋到脖子的老甲鱼,在70岁的时候一把ALLIN了。

高平陵之变,一个字头的诞生。

这条煎熬的等待之路,同样充满了风险,一种叫白等的风险。

-万一你比孔明先死呢?

-万一曹家没有给你机会呢?

-万一高平陵之变你没干赢曹爽呢?

极度的冷静、自律、忍耐、克制,只为等待最合适的机会出现。

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为此,他们押上的是时间。

人生的可能性就好比是一个期权,时间价值是要流逝折损的。

谁不想年少得志鲜衣怒马,快意恩仇肆意多空?

千金散尽还复来,但时光一去永不回。

当他们赌上的是时间的时候,谁又能说他们怂,说他们不敢下注?

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

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留侯论》

我们在以前的文章里说过,有些心法的技能点是天生的。

这个意思就是说,有些流派你只能学习了解招式,但练不成心法。

   学习索罗斯,反身性理论只是招式。他追击和斩仓时的果决与狠毒,87年股灾剁在地板上依然谈笑风生的气度,这些是常人学不来的。

   学习巴菲特和芒格,护城河理论、lollapalooza效应也只是招式。这俩个老头子漫长的不动与等待,也是常人学不来的。

   至于那些成功学心灵鸡汤里常见的学习对象,刘邦朱元璋曾国藩杜月笙乃至科比C罗,这些人也没有一个是好学的。

那些学不来的心法,正是这些大佬们命中稀缺的东西。

心性、胆色、意志、气度,这些在生活中就能观察到。如果命里有,后天可以诱导和激发出来,但如果没有那就是没有了。

大多数做投资的朋友,都是在刻苦修炼各种【能】,而罕见有人去深入思考【命】的问题。

既然【命】的权重那么高,它又是怎么形成的呢?衍生出来这又是一个很大的话题。

首先至少有一半是天生成分的,龙生九子各有所好。

其次也有一半是成长和教育环境造就的,大多数人基本上在18-22岁的大学阶段定型。

很多人觉得自己的价值观在大学毕业以后才形成,但其实人的前20年就是一个不断“种因”的过程,底层的效用函数基本生成了。

再此后的人生如果没有大的外生刺激,只会随着年龄阶段不同出现正常的周期变化了,底层效用函数不会有大的改变。

从幻想无所不能到明白有所不为,就是与自己进行对话,逐渐了解和发现自己的过程。

最后终于明白了,哦原来我的命是这样的,这就是我的X点。

子曰五十知天命,大约就是这意思。

势能命运这个要素体系,势是给定的,运是随机的。其实我们重点还是在讲【命】。

回到本文开头的那个问题:学了许多招式,却依然做不好投资;听过许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这其实是知行合一的问题。

有许多人会有一个误解,觉得我学到了什么知识和方法,就去实践,就是知行合一。

今天我知道追涨停能赚钱,是不是应该就去追涨停呢?

明天我知道价值投资赚钱,是不是应该也去做价投呢?

如果【知】指的是知识或者道理,那这世界上的道理太TM多了。

但我们的命只有一条,效用函数只有一套。吾生有崖而知无涯。

知行合一的知,是良知。但这个良知,既不是知识,也并非平时语境里的道德或善良。

它是客观世界的知识、技巧、道理,经你个人吸收和过滤后,留下来与你融为一体的东西。

不虑而知,谓良知也。

中间的过滤器就是效用函数,就是【命】。

好比你命里就是相信和偏好趋势与波动率,那么博弈流主题流才是你的良知。

心外无物,心外无理。价投派的道理还是存在的,但既然不在你心里,就不是良知,你去做价值投资就是知行不合一。

明心见性知天命,就是投资中最重要的事情。


Copyright©2011-2018 期投网 版权所有 广州

提示: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理性投资,风险自担,本站信息内容仅供参考。

粤ICP备16103419号-1   技术支持:一族网络

服务QQ:821456985    电话:13802435099